top of page

直筒型的探索



裏頭有許多珍貴的照片,目前僅有簡體版,期待台灣的出版社未來能翻譯一些這樣的書籍


陸續讀了兩本瓷器陶藝家的著作,一本是英國Edmund de Waal的《白瓷之路》,另一本是前兩天才剛闔上的日本黑田泰藏自傳《致白瓷》。而正因為兩本書都是藝術家探索製瓷的親筆紀錄,似乎可以看見兩位國寶級陶藝家在創作途徑與方法上的東西文化差別。


Edmund de Waal的白瓷之路,是一條由實地探訪、田野調查、堆疊如山的資料所匯集而成的探索,黑田泰藏則是透過毫無顧忌的埋首製作、奇特的際遇及命運洪流推動而生的成果。然而,即便研究方法和生命軌跡如此迥異,他們長年對創作「直筒型」的研究,乃至於成為畢生創作主題的這一件事情上,卻幾乎完全相同;製作與研究直筒型器皿已然成為他們對於真理的追尋。


直筒型是所有器形的源頭,若想要將器皿做得好,就要做好直筒型−這是作好器皿的基本。一個好的直筒型器皿,必須厚薄一致,底部L型處沒有多餘的重量、整體重心要穩當、線條優美等,光是這些就需要很多的練習。但我不禁邊做邊想,在做得到基礎要求之後,然後呢?我的直筒型會有什麼樣的未來,真的會有未來嗎?人們練習製作這麼多的直筒型要做什麼,它們有意義嗎?或者,要怎麼賦予它們身為實用之物以外的意義呢?


對直筒型的執著似乎會不斷促使創作者思考關乎本質的問題。


ps. 現年74歲的黑田藏泰現在正在日本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展覽,一共展出60件作品。他的工作室旁有一處由安藤忠雄設計的藝廊,在本次展覽中以錄像的方現呈現。從照片看來非常精彩,因疫情無法前往,好難受。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